澳门赌场网上赌城_网上澳门赌场平台网址

  首页报纸
   二版大图
   三版大图
   四版大图
首页
> 首页报纸 > 四版内容
‍火笑了
发布日期:2018-12-21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江剑阁

我的老家在湘东山区的罗霄山里,平常家里做饭烧柴火,往往是大人在锅台掌勺炒菜,小孩子在灶门口往灶堂里塞柴烧火。

烧火也算是一门技术活,是有些决窍的。俗话说:人要聪明,火要空心。就是要透气,有足够的氧气供应,火才烧得旺,否则黑烟浓烈,气味呛人!山里的孩子一般都会烧火,熟能生巧。火势旺了,湿柴也点得着,尤其那些外干内湿的柴烧旺了还会咧开口子,冒出一股白色的湿气。气助火威,吐出浅红的火舌,蛇信子一般,添着黑色锅底,发出呼呼的响声,我们称之“火笑了”,就像是喝足了奶水的婴儿,躺在母亲的怀里做梦,咧开着没牙的嘴,露出笑靥。看到火笑了,我们总会第一时间向娘报告,娘总边忙活边答应:晓得了。其实娘也知道的,火笑的时候,火舌像手指胳肢着锅底,把锅的水也招笑了,笑得乐开了花。

火笑是好兆头,要么家里有好事,要么有贵客来。有时候还真灵验,果真来客了,娘一高兴,就会叫爹到镇上去买肉、捞鱼、杀鸡,看到满桌的好菜,我们兄妹几个也都笑了。

就怕那些喝酒的客人,边喝边聊,半天才抿一口酒,夹一下菜,家里有个规矩,好菜得先让着客人吃,这不急死人么?吃完饭我们还得去上学呢。只好看准客端起酒杯抿酒的一瞬间,冲着早已盯好的那块肉,像老鹰啄小鸡,迅速而准确地一个俯冲,啄住它衔回碗里。等到客人放下酒杯时,我们已埋头在自己的饭碗里,装着扒饭,任腮帮子一鼓一鼓地嚼得满嘴流油。

不知客人是真的没看见,还是装作没看见,临走的时候,还会摸着我们的脑袋夸道:“你们家孩子教得真好,又斯文又懂事。”这时候,娘总是抿着嘴笑,趁客人不注意在我们的胳膊上使劲地掐一把。表示什么都逃不过她眼睛,她心里有数着哩,不管掐多痛我们都不敢叫,谁让自己做了亏心事呢。

有时候,顿顿都是萝卜、白菜,好久没有开荤,实在馋了,我们也会谎报军情,趁着娘忙碌,火又最旺的时候 ,向娘报告:“娘,火笑了。”往往还会拉上妹妹做旁证:“真的笑了,我也看见。”其实笑是不会轻易笑的,娘心里知道,也不揭穿我们,照样叫爹到镇上剁肉,交待我们上课莫分心,放学回家吃肉,点着我们的眉心说:小馋猫!

吃晚饭的时候 ,爹娘会把大块的肉往我们碗里送,好吃的菜在饭碗里堆成小山,我们在山这边埋头吃,娘在山那边抿着嘴笑,爹免不叮嘱几句:家里来客了可不能这样放肆。我们的头点得像鸡啄米。心想:肯定是娘告密了。

柴火有时候也会捉弄我们,那是漫山遍野的麻竹,这是老家最不成器、最贱的竹子。比大拇指粗一点,竹杆上带着褐色麻点,书上也叫“斑竹”,毛主席写过:“斑竹一枝千滴泪,红霞万朵百重衣”的诗句。
这种竹子因为瘦小,常被整根砍回来当柴火,也因竹壁厚很难晒干,不是知真的因肚子里装着水气,还是因为“斑竹”里装着传说中的寻夫未果的怨气,塞进灶堂遇火升温,竹节的薄弱处就开始冒气。火烧得特别欢时,发出哧哧的笑声,可能是因为湿气太重,随着火力增大,肚子里的气太多了,肚皮撑不住了,往往我们还没来得及向娘报告,它就“砰”的一声爆了。冲得灶膛里柴灰、火星四处乱贱,我们坐在灶门口自然是首当其冲,或者烫了脸,或者柴灰冲到眼睛,那都是很难受的,小孩子当然会哭的。娘会丢下手中的锅铲过来,撩起围裙一边安慰一边在我们脸上抹擦,柴灰和着泪水,我们的脸成了小花猫。这种发自斑竹的积怨,当然不能骗肉吃,但也能得到娘两鸡蛋的许诺作为补偿。

如今,做饭不烧柴了,就是老家山区也很少烧柴,做饭的火大多来自气体,由开关控制着,烧菜人随手掌握,可大可小,蓝色火苗,乖巧得很,像一朵莲花盛开在锅底,就是不会笑,哪怕是麻竹的坏笑。现在,小孩子们用不着靠报告火笑来换美食,留在他们记忆里的是斑竹与火笑了的故事。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